Article

文章專欄

《覺醒的年代》解讀弔詭新未來

為了替一切畫上完美的句號,也為了教我不覺得那麼孤單。我只期望行刑那天,能聚集許多觀眾。以充滿憎恨和厭惡的叫囂,來送我最後一程。 
卡謬-《異鄉人》

 

商人與漁夫的故事

有個美國商人到太平洋的某個小島度假,在度假期間他結識了一個漁夫。

有一天中午後,商人看到漁夫的小船上補了不少魚,於是他跟漁夫說:「怎麼不再多補一些魚回來啊!」

漁夫說:「這些魚對我家來說已經很足夠啦!」

商人接著問:「那你剩下的時間都在做甚麼呢?」

「我每天早起一點捕魚,魚只要夠我家裡的人吃,甚至多的可以賣出去,出海回來後可以陪著老婆小孩,傍晚時還可以到處逛逛再喝點小酒,每天悠閒的過這樣的日子。」漁夫一臉愜意地說。

商人聽了後說:「我是一名企業家,聽我的準沒錯。所以我建議你多買幾艘船,漁獲量會大幅上升。」

漁夫說:「然後呢?」

「這樣你就可以有船隊,不用再把魚賣給漁販,而是可以把魚賣給工廠,甚至以後可以自己開工廠。」商人滔滔不絕的說後漁夫又問:「然後呢?」

商人接著說:「這樣你就可以繼續拓展事業,持續下去越來越有錢到時你就可以退休啦!」

漁夫說:「退休了然後呢?」

商人語重心長地說:「你可以每天想捕魚就捕魚,出海回來後可以陪著老婆小孩,傍晚時還可以到處逛逛再喝點小酒,每天悠閒的過這樣的日子。」

漁夫疑惑地說:「我不是已經每天都在過這樣的日子了嗎?」

 

生命中的弔詭與荒謬

《覺醒的年代》作者韓第,在書中要告訴你的,並不是要解決弔詭與荒謬。而是我們可以思考因應跟管理的方法,讓雨衣不在中空(註1),找回雨衣裡的人形。

弔詭之所以令人困惑,是因為事物沒有照著我們認為的理所當然發生,當我們在面對這些「理所當然」時,並且選擇做決策,卻容易忽略了一點,決策的本質有如哲學一般。

即便決策再明智,你也不可能讓結果如計算機的數字一樣精準無比,希望精準反而是個錯誤,畢竟你想要的跟你得到的,無法精確地劃上等號,卻有這樣的期待就產生了弔詭與荒謬。就如巴菲特所說,我們寧願要大致上的正確,也不要精準的錯誤。這些困惑和煩惱,也如同韓第所言,太多良善的動機,導致不良的後果;太多成功的處方,帶來諷刺的結局。

 

漁夫與商人故事的結尾

商人跟漁夫的交流看似告一個段落,但事實上,對漁夫來說這是他生活的全部,他很難有其他選擇的自由;對商人來說,這樣的生活是他生活的一種選擇,他有其他選擇的自由。而如何讓自己從沒得選擇,到有選擇的自由呢?推薦你看這本書《覺醒的年代》-解讀弔詭新未來,即便這本書的初版在1995年,但相信你看了這本書後會對裡面的真知灼見,產生出「未來」原來是可以被看見的魔力。

 

註1:中空雨衣的意思是,徒具制度或框架的外衣,支撐出一個人的形狀,但真實的人卻不在雨衣內,只是徒具外型而沒有人的實質意義,是一種主體意義被剝奪的表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