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

文章專欄

《和任何人都能愉快相處的科學》

音樂會上,在600多人面前,我忘詞了,腦袋一片空白。如果有甚麼比當下忘詞這情形還糟糕的話,那就是,我忘了「兩次」。當下我好像沉進去一個無聲的海洋,感覺甚麼都聽不到。唯二意識到的只有從我額頭開始滴下來的冷汗,感覺它從一點小水珠,滾成一個包裹我的海洋,想要讓我與世隔絕。以及海洋外,一向帶著一抹溫柔微笑的指導老師,彷彿化為青面獠牙的羅剎,瞪著銅鈴大的眼睛,一眼都不肯眨的盯著我。

高中的時候,我是屏東高中海洋之聲合唱團的團員。有一次的大型音樂會,指導老師希望顛覆大眾對合唱團的傳統印象,所以有成立幾個小組做別於以往的演出,我剛好也隸屬其一。其他的成員有的具備作詞曲跟彈吉他的能力,有的具備彈鋼琴的技能,有的會彈Bass,有的會打爵士鼓,而我,除了唱歌外並沒有甚麼特殊的技能。

每次在溝通、練習的時候,我總是覺得我與其他人格格不入。當講到有關作詞作曲的部分,我不會;當講到樂器呈現的時候,我也不懂。即便到了歌曲詮釋終於可以插上嘴,但總感覺有道無法突破的磚牆,聳立在我們的溝通之間。

我們跟人相處常有尷尬癌發作、心跳加速、冒冷汗到背部濕透了的狀況。或者一個不熟悉的場景讓我們不知所措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這一切其實都有前因後果,不只是最後的結果呈現。看完這本書後,我恍然大悟,原來問題出在我自己身上。

因此我想起了高中時的往事,其實自己帶著自卑、把任何事都連結到自我價值的心態,去看待其他的事物,我常帶有「是不是我不夠好」、「怕我不夠好」、「他們是不是會認為我不夠好」……等諸如此類的心態,當時的我苦無理解自己、理解他人的破解之道。若我能帶著這本書回到音樂會小組成立的時候,或許,我看到舞台燈光打在身上時就像燦爛的陽光;或許,我看到指導老師一抹的微笑始終如一;或許,滿堂喝采不再帶有一絲遲疑。

  • 你如何在最初五分鐘展開對話,並給出一個好印象?
  • 你如何在最初的五小時跟人進入更深的層面,去加深了解一個人?
  • 你如何在最初的五天運用影響力,使自己的影響力及於他人?

本書作者凡妮莎.愛德華茲自稱康復中的彆扭患者,天生不擅長跟人互動。但她卻經由訓練跟科學驗證,使自己擺脫原本性格的桎梏,每個人看到她都不相信她會有陰暗的過往。她將告訴我們,人類的行為總是有些共同相似點,也暗藏了一套規則,只留待我們去觀察跟發覺,去了解自己,再連結了解他人,而這一切,開始使我們不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