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

文章專欄

一個了解自己的心,所以不信任自己的人

為什麼不要相信自己的記憶?

有個少年出生於特拉維夫,他從小有個特殊的能力,就是他有超乎常人的記憶力。但最弔詭的是,他常對別人說,不要相信自己的記憶,他的人生就是不斷的懷疑自己。

到底為什麼一個記憶力超群的人,會不斷的懷疑自己的記憶,覺得自己會有記憶曖昧的問題呢?原來啊!這是他的人生哲學,為了使自己可以在很多的事物上,可以挖掘的更深,可以保持著旺盛的好奇心。他說,別懷疑,你絕對沒有自以為的理智與客觀,因為我們有與生俱來,人類為了生存下去進化的本能,而本能的生存目的衍伸的方向是。

  1. 減少能量消耗。
  2. 減少思考時間。
  3. 盡量跟大家一樣有利生存。
  4. 展望未來不要悲觀。

 

為對應生存本能發展出來的方法-捷思法

我們人類,為了讓生存本能更好的發揮,不要耗費太多能量,並確保繁衍,藉此而發展出來簡要應對的本能方法,叫做捷思法。捷思法主要有四個面向:

  1. 可得性捷思法(鮮活性):
    我們的記憶及經歷,對後來的決策產生強烈影響,但可能兩者並沒有關聯性。例如:(1)新聞報導飛機失事,隔兩天又報導了另一架飛機失事,然後之後坐飛機的人會增加還減少,有多少人暫時不敢坐飛機?但我們可以想想,飛機失事間的關聯性?飛機實際的失事率?是具有因果關係的嗎?(2)維冠大樓因地震倒塌,事後買地震險的人會增加還減少?但我們想想,強烈地震釋放能量後,容易馬上再來強烈地震嗎?據研究顯示,地震是一個能量釋放的結果,也因為強震的能量釋放後,不容易再接續有同樣等級的能量釋放。
  2. 代表性捷思法(基本比率謬誤:樣本數與均值回歸):
    當我們取得特殊數據或者個人化數據時,容易忽略常態分佈的情況。例如:(1)我們來玩一把比大小,如果出現連續十把開大,或連續十把開小,千萬不要意外,也跟下一把會出現的大或小無關。但如果隨著開到100把,開到1000把,開到10000把,會發現大跟小的機率都越趨近於50%。那既然說開多少把都不影響下一把,如果連開99把大呢?是不是也不影響呢?查爾獅說:你相信他沒作弊?(2)我們都知道,男孩女孩出生機率皆為50%,那大醫院跟小醫院的出生紀錄上,哪個比較容易出現男孩出生機率60%呢?其實是小醫院,因為樣本數如果越少,那就越容易出現極端的現象。
  3. 確認捷思法:
    我們可以檢視錨定效應及確認偏誤如何在我們身上運作?
    (1)錨定效應
    我們在買東西時,容易受到第一個出現的價格影響。譬如超商飲料35元,第2件6折,買兩瓶共56元,而我們去超市購買直接一瓶28。但我們在買飲料時,卻容易對超商的優惠活動起反應。
    (2)確認偏誤
    最近有一位朋友來跟我做財務諮詢,他說想聽專家的看法,也看能給他甚麼建議。於是我就他收支、保險、投資上的分析,並給出一些看法跟建議,以及點出這樣做的影響。但他一直皺著眉頭,一再跟我說他覺得他做得還可以,沒甚麼大問題。並且一再跟我確認,他是不是已經算不錯了,比很多人好很多了。我才恍然大悟,他不是想聽我的建議,他是想我就專家的角度,認同他的做法。原來人類有這個本能,不願否定自己,也不願被他人否定,一但認為或做了甚麼,會去找支持他論點的意見。
  4. 情感捷思法(或有稱第四者為模擬性):
    事後諸葛偏差、知識的假象、過度自信,這些心理現象,在我們身上是情感出發的,主要都是為了產生優越感。情感過度評價自己而沒有客觀的衡量,這些本能是希望人類對生存抱有期望,並且展望未來,但其實這些本能不見得能因應現在社會的快速變遷。
    不信嗎?那我們先來問問自己,問問看我們了不了解腳踏車這個東西,先為自己的了解程度打分數,1-10分,慢點往下滑。

 

 

 

打完分數後,我們來手繪一次腳踏車,畫完後,再來打一次分數看看囉!我相信這次給的分數,大多數人都會比原本的低。

 

投資心理學

少年長大以後,拿到了諾貝爾經濟學獎(註一),成為心理學的巨擘。他用心理學去剖析人性,再看這些本能對決策、經濟行為、投資上的影響,並推翻了經濟模型上,「使人容易誤解人是理性的、趨利的

會總能做出合理行為的觀點」。

他是誰,他是丹尼爾.康納曼,無論是系統一、系統二的研究、框架效應、展望理論,都對現在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,著名著作有《快思慢想》(註二及註三)。他是一個具有超凡記憶力,卻不斷懷疑自己的人;他是一個了解自己的本能,而不輕易為本能妥協的人。

 

我們真的還相信自己是那麼理智客觀嗎?

學習愉快,並讓自己好好思考一下。

 

註一:瑞典中央銀行紀念阿爾弗雷德·諾貝爾經濟學獎,不是遺囑包含的5項。

註二:阿摩斯·特沃斯基是丹尼爾‧康納曼很重要的合作夥伴,雙方都認同有了彼此才難達到後來的高度,雖然兩人一度因經歷爭吵,但終於在阿摩斯確診皮膚癌後和解,阿摩斯於1996年逝世。

註三:這本書的中文譯本有爭議,有興趣請自行查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