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

文章專欄

讀歷史,我可以學會甚麼

我們都是求生存的機器——機器人的化身,暗地裡已被輸入某些程式,用來保養這些叫做「基因」的自私分子! –《自私的基因》理查.道金斯

最可怕的獨裁政權和奴隸制度,總是出自最極端的自由。 –《理想國》柏拉圖

 

學會耐心看待現實

「我們得有『歷史是片面』的認知,並暫且安於目前的臆測。」我很喜歡威爾.杜蘭在書中說的這一段話,也想起來有人說過「認識世界是接近真理的一個過程,而每一個我們以為的真理,在被推翻前,它都是真理」。這兩句話有異曲同工之妙,都告訴我們其實最重要的,不是當下的每一個結果,而是不斷推進學習的過程,但也不必過於擔憂,因為這個過程已經伴隨無數積累,讓我們能夠繼續往下一步前進。

對我們而言,歷史可以觀察到人的行為反應出來的價值觀跟本能,如何與歷史的重現息息相關,更能判斷及驗證,甚麼樣的價值觀,可能會呈現甚麼狀況跟結果。也讓我感受到如何安於現在,並且怎麼去應對走出下一步。

 

《莊子.外篇.達生》

莊子告訴了我們一個故事,東野稷是一個魯國有名的車夫,他為魯莊公表演了駕車技術,尤其厲害的是,無論直線或者轉圈,都能夠只有一個軌跡。於是魯莊公要東野稷駕馬車跑一百圈,而且軌跡要完全重合。

當東野稷正在駕車的時候,魯國大夫,也是孔子的學生顏闔剛好來拜見魯莊公,於是他跟魯莊公說,東野稷這樣駕馬車是不會成功的。魯莊公臉垮下來沉默以對,不免覺得有點掃興。但過沒多久東野稷的馬車真的翻了,魯莊公好奇的問顏闔,你怎麼知道會這樣?顏闔說:「馬都已經沒有力氣了,卻還要強行要求軌跡重疊跑100圈,所以我才說這會失敗。」

達生之情者,不務生之所無以為;達命之情者,不務知之所無奈。真正通達生命的人,不會去努力追求對於生命不必要的東西;真正通曉命運的人,不會去努力追求命運使你莫可奈何的事物。

 

標準是不是總是會變化呢

性格、道德、行事,都隨著當下的社會,而可能有不同的演繹,我相信沒有覺得的好與壞。舉個極端的狀態來說,一個冷血、道德感薄弱且追求短期刺激的人,在一個和平的社會可能成為一個殺人犯;但在一個戰亂追求生存的社會,他卻可能較容易存活,甚至成為戰爭英雄。

書中也提到,「在漁獵時代,好鬥可能是好事;在農業時代,早婚可能是好事。」時代雖然不斷的變化,但生物的多樣性,不是為了配合每個時代的標準而變動,而是特性在每個時代產生的結果可能不同。

 

經濟因素通常是革命的導火線

威爾.杜蘭說:「所有的經濟史,其實是社會有機體的緩慢心跳,財富集中是收縮,強制分配是舒張。」每一次人的個體到集體行為,產生了制度,而制度又會產生出循環。幾乎每一個循環都是從人民只求基礎生存需求→基礎建設如雨後春筍般冒出→人們安居樂業→人民需求提高→現有制度下的弊病顯露→權力跟財富集中在某些特權階級→貧富差距導致一般民眾開始追求平等→極端事件出現導致舊制度平衡被破壞→舊制度被推倒產生新制度→一切又再重新分配,又開始了新的循環。只要人們追求更好的生活的本能不滅,自私的基因總是會帶著我們走入類似的循環。(筆者:這裡的自私不是我們泛指自私自利的自私,而是基因就是以生存跟繁衍為考量去引領人們的本能)

 

財富與想像之間的關係

財富是來自生產和交換的秩序與程序,而不是貨物的累積。而能不斷把餅做大的前提是,人類對未來生活的嚮往,並從中建立一個讓我們信賴的制度(信貸系統),我們並不是真的相信紙鈔、支票這些貨幣本身的價值,而是相信這個制度,人們再依照這個想像前進並產生行為,從某種種層面來說,這也是一種龐式騙局(筆者:活水與死水的差異)。

這也是人類跟其他物種不一樣的地方,能夠先依「想像」凝聚出共識,並且依照共識而做事發揮集結的效益。如把大家儲蓄集中成具生產效力的資本,讓貨品由生產端到消費端產生出難以想像的流通。又如戰爭,以一個前提凝聚共識,使國家機器去推動這個人類競爭本能的最終形式,從而產生掠奪與破壞的結果。

也因為這些想像,人類的歷史一直在反覆發生財富集中、再分散,制度持續的破壞與重建,但每一次終究會把餅做得比以前更大,這都是以每一個人類的本能,依照「想像」這一個特殊能力,再凝聚成一個龐然大物。也因此我們來思考這2個問題,或許思考後,在我們應對現在的社會,並且選擇看待未來,會不會產生不一樣的想法呢?

  1. 經濟的發展會加大社會的不平等,導致社會分裂嗎?
  2. 回頭看著我們熟知的歷史,和平是一種特例?還是這是一種常態呢?

 

結論

每一段歷史的背後,都有著有趣的行為與思想,現在的縮影、過去的鋪陳,我相信閱讀這本書,可以幫我們學會耐心地看待現實。並且我們可以在探討歷史的角度中,去尋求外在與內在的平衡,探求內心的平靜與對外的應對行動。誠摯的推薦這本威爾.杜蘭的傑作──《讀歷史,我可以學會甚麼?》。

 


衍伸閱讀:

通膨到底帶來甚麼影響?我們又該如何應對?

《覺醒的年代》解讀弔詭新未來

如果知道我會死在哪,我將永遠不去那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