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

文章專欄

10倍速時代-唯偏執狂得以倖存

上一個小時造就你的因素,下一個小時就顛覆你

1985年,英特爾正面臨記憶體生意競爭不過日本廠商的窘境,記憶體代名詞的英特爾經營岌岌可危。英特爾執行長 – 安迪.葛洛夫望著窗外,接著轉身詢問英特爾董事兼最高執行長 – 高登.摩爾(摩爾定律的摩爾)。

葛洛夫:「如果董事會把我們踢出去,換來一個新的最高執行長,你想他會怎麼做?」摩爾毫不猶豫地說:「他會叫英特爾丟棄記憶體的生意。」葛洛夫瞪大雙眼,啞口無言,過了一會兒說道:「那我們幹嘛不自己做,不用等人把我們踢出去,我們就自己動手吧!」

 

策略轉折點的到來

策略轉折點是一個關鍵時刻,表示舊有結構、經營、競爭模式轉向新型態的轉變。而且因轉折點到來所做的選擇,將影響到企業選擇的成長曲線。有可能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,也有可能達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。

 

策略轉折點的信號

策略轉折點都是悄悄到來,不會大張旗鼓的告訴你它的降臨,但它的來臨往往伴隨著一些小提示。

  1. 競爭者:
    競爭者的出現以及比重產生變化,在過程當中,發現自己的主要競爭者好像漸漸換人了。
  2. 協力夥伴:
    協力夥伴的出現以及比重產生變化,本來最重要的協力夥伴,好像漸漸變得越來越不重要。
  3. 以往表現傑出的公司夥伴漸漸難以掌握事情重點:
    若行業的關鍵因素產生轉變,那以往的成功因素,就可能變成妨礙認清新趨勢的主因。主事者會發現自己想得做法,漸漸無法達成期待,或發現搞不懂看到的新作法能產生甚麼效果。
  4. 第一線人員的反應:
    第一線人員會最快感受到市場的轉變,即便還不明確,說不太上來發生甚麼事,但他們會比較快嗅到哪裡不對勁,雪總是從最邊緣開始融化。

 

成功的慣性-策略轉折點的盲區

每個人都習慣抓牢過去成功的經歷,也期待這件事能夠持續有效,而這會加強逃避現實的傾向,這時我們要運用下列的思考對抗本能行為。

  1. 不能憑藉一個短期結果,就論斷一個潛在策略轉折點的重要性。
  2. 在感情上跟決策策略沒有瓜葛的人,更早能看清應該採取的行動。
  3. 每個人經歷轉折點時,本能上都會拒絕承認現實,畢竟這有悖於之前的行為。人是厭惡後悔及傾向一致性的動物,也易於受沉沒成本影響,所以要先理解有這種現象。

 

一個新世界-本書尾聲

葛洛夫在書中最後寫了下面這段話,使我在思考自己的經驗,以及看到一些公司的發展後,格外的有感觸。

「在像這樣的時刻,我們可能忍不住想要回頭看,但這是極為不智的行為,結果將適得其反。不要感嘆過去的事物,他們不會再回到原來的樣貌。將你的每一份心力,都投入於適應你的新世界、投入於學習你在其中繁榮壯大需要的技能,以及形塑你周邊的環境。舊土地只能給你有限的機會,或者根本沒有機會可言,新土地則讓你有個未來,它給的獎賞,值得你去冒所有的風險。」

 

  • 1985年後英特爾的結果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,英特爾後來成為微處理器的世界龍頭,安迪.葛洛夫也被尊稱為「矽谷之父」。
  • 本書跟《繁榮的悖論》一書有異曲同工之妙,跟《為什麼A+巨人也會倒下》談論的主題也高度相關。
  • 思考一下下列公司的歷史發展,會發覺一些跟書中相關且非常有趣的現象。柯達、百視達、NOKIA、錸德、陞泰……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