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

文章專欄

靈魂急轉彎-生命與夢想的意義

人生的火花

在我們的一生中,究竟是甚麼點燃了我們,使我們綻放出最絢爛的煙火。又是甚麼扣動了我們生命的板機,使我們義無反顧往目標奔馳而去。最終,我們成為自己想成為的自己。

是天賦嗎?是別人賦予我們的意義嗎?或者,兩者都不是呢?

沙特說:「人都需要意義,但意義必須由自己來創造。」我相信對於我們而言,存在先於本質,我們是誰是由我們決定,但這個決定不是自私的產物,是來自於我們想要弄清楚我們是誰,我們想要知道人生最重要的價值觀是甚麼。

對我來說,追求生命的意義背後,有一種「社會貢獻性」。如愛默生所說:「只要能帶給世界多一分美好,明白因你活過,而至少有一條生命活得喜悅,這就是成功。」但在追尋這個成功的路途中,一定有重重難關阻擋著我們。

 

維克多.法蘭柯帶給我們的啟示

意義治療大師-法蘭柯,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懷孕的妻子、父母、弟弟皆死在集中營。而他在知道這些消息之前,自己仍身在集中營中。穿著單薄的外衣,在零下16度的雪地被迫前行,未融的雪成塊的跑進鞋子裡,雪融化在他的腳下,在絕望無助看不到明天的希望中,他卻想像自己正在灑滿陽光的大講堂,對著台下的群眾演講,抒發自己的理念跟想法。

這一刻,由自己賦予自己人生意義。那一瞬間,原本的苦難跟悲痛

變得好輕好輕。他堅信任何情境都蘊含某種意義,需要自己去體會跟覺察,他也在自傳中提到齊克果所說:「別放棄成為真正的自我。」

 

大魚跟小魚的對談

小魚問大魚,海洋在哪裡?大魚說,這裡就是海洋。小魚說,我以為這不過只是水。

這一段使我聯想到《莊子》:內篇:大宗師。魚在水中不知道有水,就像人在生活上不會特別意識到有空氣。我們不需要特別去找一個「道」來修行,而是我們本身已經在“道”之中,只是自然地去自我覺察,然後把這個「道」給忘記。

人生就是這個“道”,不用去執著它的形體、天賦、外在是甚麼,

而是自然而然的感觸並賦予意義,當你開始想給你的人生賦予意義,你的人生就有了意義。而這個就是你的火花。

 

重要的是過程還是結果?

重要的不是最終得到火花,而是去得到火花的過程。人總是想要那個人人稱羨的結果,卻忽略了是得到結果的過程使我們不一樣。其實,我們想要達到的目標跟夢想往往是個誘餌,過段時日我們回頭望,最大的收穫來自經歷的過程,這過程使我們美好,並綻放出美麗的意外。